柚子味儿的诗

猫饼猫病:

kurumi家的胶带《猫的信使》分别是天国信使,微观信使,梦境信使,已经预售完了

禺姜:

/每次我总 一个人走

交叉路口 自己生活

这次你却 说带我走

某个角落 就你和我/


【异坤】仙女人偶

沉不语:

*好久不见 祝大家新年快乐!


*ooc 微全员向 


*年前写的一些东西,不太成熟,微血腥注意避雷






不论如何丑恶的偏见,它的产生绝对不是历史或地方的错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《恶意》


 


 序


刑警大队收到一封信件,信纸上泛着黄色黏腻的油渍,看门的大爷把信从信箱里拿出来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孩子的恶作剧。




“小尤啊,有你们的信。”




尤长靖早晨路过门口警卫室的时候被看门的李大爷拦住,愣了半晌而后接过了信,对着大爷甜甜地笑笑说了声谢谢。




这是一封奇怪的信,信封里鼓鼓的,外皮上却没有邮编,也没有寄信地址,只有几个用黑笔写下的小字,断断续续有些模糊。




‘特案组第九大队收’




尤长靖想打开看看,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信平整地放在队长的桌子上。




“这什么啊。”刚刚到办公室的黄明昊拿着袋QQ糖,腮帮子还嚼的鼓鼓的,而后一把抄起桌子上的信,拿在手里摆弄着。




“不知道诶,没有填写寄件人,大爷给我的,说是寄给咱们组的。”


“不过这年头还有人寄信哦,这是合理的吗?”




黄明昊点点头,将信打开,可下一秒差点将手中的糖扔了出去。




只见信封里有几张照片和一卷录像带。




还有一只半截的手指头,已经有些腐烂发黑。


 


 


 


1.


 


蔡徐坤是m市特案组第九组的组长,今天早上他们组里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件,第九特案组召开紧急会议,提议将录像带中的内容看一下。




“今天组里人这么少?”




“正廷被隔壁武警队叫去替一天教官,小鬼去参加市警队黑客大赛了,据说赢了有5000的奖金呢。陈立农和彦俊哥去接上面派来的什么特派警员了。”




蔡徐坤皱着眉点点头,一个特派警员要他两个组员去接?




“老大老大,我来了!”范丞丞连跑带颠儿的进了特案组的办公室,手中的豆浆差点溅出来。




黄明昊见人来了连忙上前,“我说范丞丞你咋又迟到了呢,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,我要是组长我肯定……”




“这不是给你买豆浆去了,喏,昊昊,还热着呢。”




黄明昊嘴上说着谁是你昊昊,却伸手接过了范丞丞的豆浆。




“好了,别闹了。”




尤长靖把手指拿去做鉴定,剩下他们几人坐在会议室,黄明昊将录像带插上,投影仪显示开始缓缓播放。




视频开始时大概有五分中的黑屏,大家都以为是个恶作剧了,可视频中突然传来了一句阴测测的声音,吓了人一跳。




“你好啊,欢迎你收看这个视频。” 




这似是个男人的声音,视频里光线很暗,黑乎乎的看不清楚,滴答、滴答的水声回荡在视频中,听的人有些毛骨悚然。




“哦,还没有开灯哦。”




“surprise!”




啪的一声,高强度的光打开刺激到人的眼睛,特案组的人用手挡了挡视频中传来的强光。视频里的房间十分狭小像是一个地下室,或者是地窖更加贴切。地窖里摆放着一面面玻璃镜子,上面还贴满了亮晶晶的贴纸,伴随着灯光反射着诡异的光。男人带着一个粉色的独角兽面具,面具的眼角处还挂着闪片和羽毛,看起来少女心十足。




“坤哥这就是个恶作剧吧,要不我们别看了。”




黄明昊捂着胃皱着个小眉头,早上他看到那半截手指头的时候早饭差点没吐出来,谁知道这录像带下面会不会有什么吓人的东西。




“不管是不是,我们都要看下去。”


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


男人的声音像是装了变声器,尖锐刺耳,咯咯咯的笑声笑的人的直起鸡皮疙瘩。




摄像机架在了角落,男人的脚步伐走的不太正常,很缓慢。男人的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,“给你看看我的玩具哦。”  男人拿起手中的袋子朝着摄像机晃了晃 ,然后从袋子里掏出了,一截人手。




男人沉醉的把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,那似乎是一个女人的手,手掌小且手指细长,指甲上涂着丹红色的指甲油,或者是,血迹。下一秒男人将手放进嘴里,舔了一口。




看到这幕蔡徐坤眉头紧皱,而一旁的黄明昊捂住嘴,抑制住自己的干呕,范丞丞在一旁轻拍他的后背。




“唔…唔唔…”




视频中传来了一阵呜咽的声音,男人楞了一下,随后冲着摄像机缓缓一笑,露出有些泛黄的牙齿,走上前拿起支在桌子上的摄像机。




“走吧,带你们看看我的新玩具。”




随着摄像机的视角转换,画面有那么几秒的失真。




画面里出现了一个少女,看起来年龄不大,身穿着粉色的连衣裙,浑身上下被金色的丝带紧紧绑住。摄像机直直怼对着女人的乳房,男人将手附上女人的脸蛋,少女的全身使劲地颤抖着摇着头,瞳孔涣散,似是收到了极大的惊吓。




男人怜爱地舔着少女的眼球,用手撕掉了裹在女孩嘴上的卡通胶布。




“求求你,求求你放了我,你想要什么,我家有的是钱,你给我爸打电话……”女孩抖若筛糠般地哭求着。




“你别怕,我会把你变成我最漂亮的娃娃。”




突然画面一黑,视频里传来少女凄厉的惨叫。




视频就这样中断了。




范丞丞拍着桌子站了起来,“老大,这哪是恶作剧啊,这是个变态啊这是!”黄明昊头一次没有和范丞丞拌嘴,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



尤长靖连身上的白大褂都没脱,拿着报告单子来到了会议室。




“检测结果出来了,是人类女性的手指。”




“看指骨处切口和血液痕迹应该是一周前切下来的。”




一周的时间?如果是一周…“坤哥,我们回来了。”




陈立农的声音从办公室门口传进来,打断了蔡徐坤的思绪。几人从会议室出来,看着陈立农和林彦俊身边站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,一身牌子货,像个太子爷。蔡徐坤想起来了,这就是什么上面来的什么加入特案组的警员。




“这是我们组长。”陈立农眯着笑眼给人介绍着。




“组长好,我是王子异。”王子异歪着头笑笑,朝着蔡徐坤伸出了自己的手。




蔡徐坤盯着那只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看了半天,才缓缓伸出自己的手回握住。




“特案组,蔡徐坤。”




-----tbc